清花茶

手捧一盏清花茶,我闻着院子桂花的清香,夏夜里的院子知了青蛙正在伴奏,天空的繁星还是在原处闪烁,可我却在这纷纷扰扰的世界长大。清花茶在茶盅里沉浮,香气在上方盘旋,勾起了我无限的感慨于回忆。

记得在一个平静的隆冬里,常年在外的父母突然出现在我的记忆力,他们回来了,那时我得父亲还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我母亲也还是一个靓丽的美女。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和安详。我母亲怀孕了,她挺着大肚子,面容憔悴。在面对这俩个熟悉的陌生人,我显得异常不淡定。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父母生意失败,欠着一笔债款,母亲还怀了孩子,无奈之下,只能回来。我们住在一个80平米的乡村小房子里,房前种着我爱吃的花菜,菜旁有一个棵桂花树,它是永远不变那个,在每年的9月都会准时开放,为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家带来温暖的香气。我和我亲爱的奶奶便会摘来晒干泡茶。

一个刚10岁的孩子,我还不知道什么叫生活不易,每天无忧无虑的上下学,吃着母亲煮的农家小菜,母亲总是挺着大肚子在缝纫机前头都不抬的劳作,我总是在她旁边穿针,玩珠子。偶尔还扮鬼脸逗逗她,恶作剧一下来缓解这宁静的气氛,母亲总是微微一笑,她笑起来很美。父亲白天很早不见人影,晚上也是很晚也不见回来,他去“拉客”,也就是现在我们所说的出租车,但我们租的是摩托。

偶尔看见他也是很疲惫的面容,回到小床上躺就呼呼大睡了,当时我还以为父亲只是拯救世界累了,回来充充电,他不出门时总是跟我们一起缝鞋子挣钱,我们一家人围坐在黯淡的灯光下,我总是笑父亲缝的鞋子丑,他总是自己打趣的说:“我这叫独特,你能不能不要用丑来形容它”。

“可以,我再换个发言。啊,多么歪瓜裂枣的鞋子呀。”

全场爆笑,欢笑声弥漫着整个小屋。

某天晚上,我见父亲坐在桂花树下,泡着清香的桂花茶,茶香飘荡整个小院里,一样的漫天星。我走进,坐在他身旁。他望着天空,仿佛在思考些什么,我本不想打扰,想要离去时,父亲抓住我的右手拉到怀里,紧紧抱住,这是父亲回来到现在第一次抱我,我在他那宽大的胸膛里感受着他的心跳。冬天里的夜里格外冷,可我一点都不觉得。

“女儿,你在吗。”

“我在,一直都在。”

“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

“会”

“爸爸没用,给不了你和妈妈好的生活,害的你们跟我一起受苦,要是再生一个孩子恐怕这个家会更苦。”父亲说时眼眶已经泛红。眼泪不由分说的掉了一颗到我的脸上,余热在我脸上散开,我的心里特别心疼,一项坚强,乐观的父亲居然落泪。我伸出我那胖乎乎的小手摸着父亲那扎手的脸,胡子扎着我的小手也扎着我的心。使我们相连在一起,我把头深深埋进了他胸膛。我们两个一起望着这迷人的天空似乎能从这浩瀚得繁星中寻找到一条通往未来的幸福道路。

第二天,父亲便消失了,我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他,我们全家还像往常一样运营这,唯独不见父亲,连弟弟出生父亲都没有出现过。我又一次忍不住问母亲,父亲去哪了,可母亲总是说父亲过几天就回来。“不,你这个骗子”说完我特别激动的跑了出去。我心里明白父亲已经不会再回来了,那天晚上原来是在跟我告别,我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我有好多话要跟他说。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跑到废弃的屋子里哭了不知多久。

后来我才明白,父亲为了挣钱跑到很远的山西挖煤去了,跟老板签了8年的合同,没有假期,春夏秋冬,我数着日历,一天两天,只要这8本数完,他就回来了,我们一家就团圆了。

时间飞快,我们拆了旧屋,砍了桂花树,搬进了大房子,有了大院子,父亲终于回来了,可他却苍老了许多。现在已经回不到过去,物是人非,再也找不到那种相依相伴的感觉了

父亲回来的第二天,我跟他说:“爸,我要走了”。

“去哪?”他惊讶到。

“上大学”

“去多久”他满是安慰的说。

“四年”

“那好,你想喝桂花茶吗。”

“想”

“我再种一棵,这次换我等你。”

“这句话唤醒了我无限的回忆,我激动的扑到父亲的怀里,淌着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