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霖未至,愿归来不晚

日子一天天的近了,其实时间是没有期限的,但正是一生总有太多的阶段,所以才会让本来没有区域的时间开始有了远近之分。四季是如此规律,一年一年的春夏秋冬,从来不管有没有具体的感受,它终究这样逝去,之所以会怀旧,并非是每一个四季洗礼的纪念,而是总有太多的牵挂,一旦错过一天,那就这样错过了……

已入秋许久了,前段时间总是秋雨绵绵的,有些凉意,更像是江南纯粹的秋天。而这些天,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躁动,天气十分干燥,但那场应景的甘霖却迟迟未下。

对于那将近的大学生活,我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并没有过分的期待,当然,也不可能没有一点期待,但更多的是一些栖遑与不安罢了,一个全新的环境与对未来前途的迷茫。在这多重复杂的感觉中,还有一种不舍,当然,这不是不想离开家的害怕,毕竟当我走过成人门的那一刻,就已经意味着解开十八年的安全带,独自背起行囊为以后的路程“讨生活”了。但除去对这个家和父母的不舍外,更多的是一种遗憾。

原本我也以为,我将和众多零零后一样,注定是独生子女的一员,即使我和许多女孩一样,曾经多么希望有一个亲生哥哥可以陪我长大,保护我,疼爱我,一起快乐,一起忧伤。但没有想到,在我17岁的那个仲夏,我会拥有一个弟弟,从此,我的生活便翻天覆地,我的笑声,我的快乐,忧伤都有一半与他有关,不知不觉,在医院初见小小的陌生的他,已成了我生命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当初,看着妈妈的肚子一天天变大,我们早已经说好,我将扮演一个严厉姐姐的角色,但是当我看到小小的他时,却又忍不住的爱心泛滥……

现在的我十八岁,现在的他一岁,我们之间横跨了十七年,与其说是姐姐,更可以说是看着他一点点长大的人。他会在害怕的时候向我伸出手,他会在我逗他时,笑的将鼻子皱在一起;他会歪着头做出丑丑的样子引得我开怀大笑;当然,他也会因为无缘无故的嚎啕大哭惹得我生气。我喜欢在他熟睡的时候躺在一边仔细的端详着他,看着他因为那炎热而微红的脸,看着他那长长的漆黑的睫毛均匀的铺洒在大大的眼睛上,当然,还有他那不安分的小脚。每当这时,我就会在心里还想着他长大后的模样,会不会和我长得很像呢?也或许比我好吧。我好想知道以后的他是怎样的,但我又想,他可不可以慢点长大呢,让我慢慢的看着,看着他每一点的变化。曾经有人说:“过程重于结果。”这用于人生奋斗固然合适,但此时此刻,我却生生地将它与成长联系了起来。也许就是每一个不经意的瞬间,一个小小的变化,会让你惊喜,而错过了那一瞬的惊喜,就像错过了一场秋雨,看着湿润的大地,飘落的树叶,可以感受到那场雨的存在,但终究无法在雨中漫步,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最初的他是那样小,总得小心翼翼的抱起软软的他。在他还未出生的时候,我便为他取名为霖晚,寓意晚来的甘霖,迟到的幸福。渐渐的,他学会了笑,眼睛笑成弯弯的月牙,,他开始含糊不清的学语,却始终把“姐姐”叫成“爹爹”。他学会了用手指物,也学会了牵着走路。他不再像以前一样只想被抱着,我站在一旁看他走路时,总是看着他小小的背影离我远去……

这场秋雨看来不会在我去上学前来到了,这场甘霖来不及到来,就像他那么多未来将令我惊喜的变化还未至,我却不能每天亲眼见证他的成长了。妈妈总说我怎么这么喜欢给他照相,殊不知,我只是想尽力的留住他的很多个瞬间——他成长过程中哪怕并不多的瞬间,那也足够让我在翻阅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嘴角上扬。

这些天我总是在问,会不会等我再回来的时候,他就不记得我了?这不是玩笑话,而是真的担心。

在楼梯口,他还会不会伸手让我做上下楼的“搬运工”?

在害怕时,他还会不会伸手让我做保护他的“避风港”?

在问起姐姐在哪里时,他还会不会迅速而准确的指向我?

我时常跟爸妈说,我去上学后,每天都要给他拍照,我不想当我再见到他的时候突然的看到他那么多的变化,而我,却只是一个看到结果的人,一个错过他人生每一场甘霖的人。

但面对前路,我是义无反顾地,于我而言,我在为自己的人生走过每一步,但我也多想像一束火焰,烧去冷冽,为他打造温暖的世界。有时,爱无需在身边,因为距离会被真心穿越。即使我们彼此总是看着对方的背影远去,但总会在心里默默的祝愿:万事顺遂。

还有几天就要走了,晚晚,你还那么小,也许,你不会对我的远去有任何的感觉,也许,你会在散步的时候向后观望,寻找不在一个城市的我。下一场秋雨,我不能陪你看了,而你这许久的进步与带给这个家的惊喜,我也无法一一见证了。

下次归来会是何时?想必已会有许多场甘霖如约而至了吧,那时的归来可算晚呢?会错过你哪些成长?

愿归来不晚,在车站出口,还会是那个小小的熟悉的身影向我跑来,而你的成长,我从未真正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