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绪在飘

我拉着轮轴奔跑,风筝越飞越高,身体感受到自由还有纯粹的快乐。一圈,两圈,跑着跑着,感觉足部越发的疼痛,原来穿了一双不合脚的鞋子。 身体和意识再渴望自由的感觉,也不能够再继续坚持。

我一直尝试理解不同学校学生区别,以为是能力的悬殊,以为是设施的精良,以为是教师的背景,却发现原来人们发展的高度不取决于能力的高低,而是谦虚地程度。你的头可以垂地多低?

鸠鸟没有高远的目标,以为到达自己预定的高度就是屈指可数的精英,而大鹏以天为高,以海为边,但是天没有高度,海也没有极限。人与人之间所有的差别大概不在于知识的储备,而是思想的高度,所以知之愈多者,探之愈深,探之愈深者,见之愈广,见之愈广,而自觉渺小,而谦恭其礼,而坚志于学,而学无止境。

每一次的成长,就像攀登节节的高梯,从兴奋到平凡,从乐趣到重复,从轻松到艰难,梯子没有限定高度,但是心灵和意识却有。简的事情,就是简单的事情,重复它,是训练,坚持做,就是专业。但是我们应该始终记住, “喜欢的事情自然坚持,不喜欢早晚放弃。”宁为热爱的事情流汗,但不要为牵强的事情流泪。

你想要的是什么?不要给出那么多的假设和太多的选择。

墙上写着一行字, “如果我活着”,。是去年写给自己的。我每天看见,都会想这个问题, “如果我活着,我坚持,我努力,我隐忍,我自制… …”, 但都不是真心的令自己喜欢的答案。 直到一次,我脱口而出, “如果我活着,就做自己喜欢的事~” 是啊,一生不长,何必跟怨恨计较。

但是在每个阶段,太多人面临太多选择,想要的太多,机会来了的时候,不知道该抓哪一个。 不管去哪里,不管计划是否周详,不管有没有人陪同,总要知道地点和方向,总要记住,回去的路。而这一路奔波,你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有了想要得到的,就要有必须舍弃的,可能是你的情感,你的财富,你的荣光,你的面子,等等,但是最终的目标在那里,过程中大大小小的得失,还重要吗?选择了远方,就往远的地方看。

有时候看到一些话,一些书,感受到那儿传达出的感情和气息,语言本身没有力量,它的影响力来自于表达人所用的方式和感情,而消极是一种力量,积极也是,那么怎么不选择积极?不要传递很多”看破红尘,看透人生” 的想法,如果有,自己想想就可以了。一个人把自己的一辈子从头看到尾,看了个透 ,看到了破,也就没有什么”人生”了,因为它是玄妙,它是不可知,是探索,是经历,所以有人不断奋斗,生命在他们手中不断增值,有的人感到满足,人生给了他们想拥有的幸福,人各有志,没有什么褒贬和批评,但是生命本身是一种奇迹,看成了一种如同嚼蜡的过程,也便没有的创造的能力和改变的欲望,也便随波逐流,如行尸走肉。

不要嘲笑他人的梦想,如果那样,你也很有可能盲目崇拜。梦想之谓,先在于敢做梦,然后敢想象,细心计划。梦想的远大,本身就是一种能力,应该使人敬畏,而不是嘲讽和批评,你要相信那些敢做梦的人,因为他们可以成为改变世界的人。而你,在嘲笑的那一刻,就已经输了。

我要把家里贴上墙纸,这样家里就有所改变,但妈妈说,能换个房子才好!我说先做自己能做到的,小小的变化,也可以带来不一样的生活。不满意有两种选择,改变,或者妥协。我不知道你是哪一种?但我看到更多的是人们内心渴望改变而现实中默默地妥协。这没有什么好批评的。改变需要更强大的力量,更丰富的资源,才能为改变催生出契机。最大的问题不是没有机会,而是没有资源,所以机会即使来到眼前,也没有抓住的力气。 而妥协,是一种忍耐和压抑,是痛苦的积累,积累的多了,就会改变一个人,使他变得消极,充满抱怨,变得怀疑,变得冷漠,而后会影响他的行为,之后是他的生活和他的生命。 做一点点改变,从自己改变,从思想改变。

我们的社会缺乏宽容。没有一条可以改变的律法,人性成为了”规定”的磨刀石。这个社会也在妥协,向无休止的变化妥协。 没有纯粹理性的人,更不是所有人都是圣人,过错本身值得痛恨,但是过错的原因和犯错的人以及他的生活需要的得到了解。经历过巨大的过错的人,也在万众的审视面前,获得精神的洗礼,但如果说那可以是一个人的新生,他常常被闷死在萌芽。我们的社会里,错了,就是错了。

我向手机里30多位联系人,记得的或不记得的,熟悉的或陌生的,每人分别发送了一条信息,得到了每个人的回信,信息里大多透露出惊讶,惊喜和感动。我不去想这些情感的真假,我只关心,我很幸福。人类中最简单的美好,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问候。

该结尾了,收回风筝的线,还有下一站要走。作者:魏陈苗